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匪視界之”踏雪尋鬼”

  在一時衝動下,就決定這回的大和之旅。掐指算來,日本的土地已經走過北海道、關東與關西、以及九州,這回要前往四國,剛好把這塊遺失的拼圖湊齊。   不過,一接到行程表時,還是楞了一下。仔細看了一下,為什麼會安排前往”中國”以及”岡山”等地呢?還好一轉念,想到小日本的直腸子思考,什麼松下、井上、前田、小林等,大概也就懂了:中國多半是日本國境的中段,而岡山也只是恰好同名。據悉,日本有37個地名跟台灣是一樣的呢?諸如神岡、松山等,有興趣的人倒是可以一查。
繼續閱讀

相會在如煙的昨天

  「柴胖胖,你會送什麼禮物給我呢?」這是一年多前,當小焢肉將第一隻捕獲的鸚鵡獻到台階給我時,當下隨口的一個問題。當時你賴在我懷裡發出舒服的呼嚕呼嚕聲,混不在意,沒想到就在今年的六月五日,離你生日僅一天之差,你送給我一個比焢肉禮物更無預期、更震驚的獻禮——還我自由。  
繼續閱讀

匪視界"杜拜不夜譚"

  本來應該在行程後上傳的遊記,因為親愛的柴胖胖去當天使,一直無法完成。 大半年後,再重新看到半成品的手稿,總算完成。 對中東沙漠有那些幻想與期待呢?小時候聽的天方夜譚,裡面總描述著長長的駱駝商隊,載著各式金銀絲綢,緩緩地走進綠洲,然後熱鬧的市集裡有著酒池肉林的奢靡,飄蕩著荒誕傳奇的冒險故事,久別重逢的激情搖晃著椰子樹蔭,纖塵不染的吊床橫掛著一身的疲累,可想見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應該都是這樣生活的。  
繼續閱讀

匪視界之”同里可証”

  我說:”要去蘇州!”於是流蘇著急、小狗忙碌、自己翻箱倒櫃。說起來挺神奇的,每回只要有人要往返蘇州,它就湊巧會開花,這回自然也不例外,在冬末初春之際,趕緊結出團團的花苞;小狗們則是淚眼汪汪,因為又要回台南暫住,對著即將來臨的短暫分離,只能拿出黏人的本事,期待阿匪能有所感動;只可惜,阿匪只關注著行李箱的大小?上回留下的人民幣何在?還有那些東西要打點?
繼續閱讀

拉薩拉康

  (註:在藏文中,”拉”字放在人名後,是表示尊稱的意思,如卓瑪拉;當”拉”字放在地名中時,則意指神佛之地。)         走過了四川的九寨溝、青海的青海湖後,對藏區的神祕也略略揭開了一角。這回為了一圓多年的心願,同時更具體更直觀更全面地體驗藏族文化的美,再次打包上路,爬上了世界的脊背,一覽群山小。  
繼續閱讀

天邊

悠悠的思念慢慢聚攏,在青藏的天空凝成不動的白雲。 明明怕你沒看見,那麼翻騰的雲堆,恣意地潑洒在天邊; 偏偏又怕你看見,那麼糾結的雲堆,堅持地占據在心間。 戳了一下我的額頭,你說:想就想啊,想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傻呼呼地笑了。 是啊,想就想啊,有什麼關係。  
繼續閱讀

伏藏

  從九寨走到青海,再走到拉薩,一本伏藏裡的起伏情節在多年之內,倒也看出點不同的意思。不敢想能發掘到神奇的留傳,但總有些想綣藏下來的情思,在顛頗的天路上搖搖盪盪,慢慢地消散在黑煙白雲之間。  
繼續閱讀

匪視界之"藏傳不思議"

    記不得從幾時開始,就嚷著要去西藏一遊。大概是伏藏小說穿越古今太精采,也可能是倉央嘉措的情詩寫得太感人,要不就是人都有想登高一眺全世界的內在動力,或許是因為從小就想一窺哮天犬的真面目,說起來也可能是自己常穿戴一堆青金石、綠松石、藏銀飾品來堆砌邊疆風情,不真實一點就是上回在青海沒撿到文成公主摔破的日月寶鏡碎片,回到實際面來說,就是挑戰高原還是得趁身體還撐得起…諸如此類的理由,讓這趟行程總算拍案起程。
繼續閱讀

天使賭約

         再踏上這個天使之城,同樣的感覺再度襲上來….         本來覺得這裡就是跟聲音有關的地方,記得上回來時,失去了語言三天,在黃石的游盪中靜謐地體會著天籟。這回才剛走上街,耳機裡傳來的老歌立刻把當年讀書時的往事一筆勾出來,原來記憶會褪色,而重新上色的方法就是找到温習的頻率來塗塗補補....
繼續閱讀

匪視界之"流蘭忘返"

 這回去蘭嶼,沒看見預期中的綬帶鳥,也沒找到原生蘭花,不過整個心卻是滿滿的,裝載著各式各樣的感動。本來想帶點什麼東西回來,不過仔細一想,這個很像到百貨專櫃一樣,每樣放在現場都很精采,很想令人帶回去,不過一旦如此做了,卻會發現這些東西回家後都略顯得孤單,甚至有點格格不入。所以再三掙扎後,決定就只記住一件事:那就是蘭嶼真美!!!這樣就好了。看不懂的,就儘管去參考這個鏈結吧(http://album.blog.yam.com/chiakunlee&folder=9973131&page=3&limit=20 )!反正,有人不按讚就會不習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