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527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賭約

         再踏上這個天使之城,同樣的感覺再度襲上來….
        本來覺得這裡就是跟聲音有關的地方,記得上回來時,失去了語言三天,在黃石的游盪中靜謐地體會著天籟。這回才剛走上街,耳機裡傳來的老歌立刻把當年讀書時的往事一筆勾出來,原來記憶會褪色,而重新上色的方法就是找到温習的頻率來塗塗補補....



 一、共振
       
            再踏上這個天使之城,同樣的感覺再度襲上來….
        本來覺得這裡就是跟聲音有關的地方,記得上回來時,失去了語言三天,在黃石的游盪中靜謐地體會著天籟。這回才剛走上街,耳機裡傳來的老歌立刻把當年讀書時的往事一筆勾出來,原來記憶會褪色,而重新上色的方法就是找到温習的頻率來塗塗補補。
        還來不及震驚,街上的車水馬龍順著耳機縫鑽進來,那令人不習慣的文化沿續著自己的壞脾氣,不分青紅皂白地登門造訪。是啊,以前就覺得中西部還是有點文明的,這個話換到現在來看,也是沒變。另外,讓人也一併心馳神迷的,還有週邊各種不同的語言,韓國話混在英文中,偶爾跳出一句墨西哥話,正沈吟之間,又有西班牙話像海盜般跟阿拉伯話鬥在一起--還沒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是嗎?能怎麼辦呢?就微笑以對吧。
        是的,微笑是一種很禮貌的方式來關上耳朵。不過,靜下心也只能防著聲波的闖入,有些振動還是藉由其他管道不時就戳你一下:山茶花說著大紅豔、街犬喘著小確幸、清風撩起乾澀氣、鏡影反射著歲月痕…..
        原來,我又回到天使之城。
 
二、通吃
        依照現在的懶惰性子,如果沒有好友相召,只怕飯店的軟床就是一方小世界,夠阿匪玩上十天半月了。不過,事情並沒簡單發生,因為阿匪已經一步步地朝著以吃為主的FARMER MARKET而去。
        別再問為什麼?原本開車從韓國城繞過去,只要十五分鐘的車程,換成步行卻吃掉一天裡的90分鐘。空間真的在影響時間,同樣的開車四小時,台灣從台北走到高雄,一堆人會叫苦連天,可是換成球州到芝加哥,大家只會覺得興緻盎然,挺近的,一點都不遠啊。
        在這樣的錯亂時間感下,阿匪只能以意志扛過去,一路不停安慰自己,運動健走有益健康等等一定要來點LEMONADE補充水份….最好再來吃點美國垃圾食物….當然一定要買點甜死人不償命的零嘴….再幫朋水多吃兩口冰淇淋或甜點….晚上還要回去韓國城一個人吃完山一樣高的烤肉….最好撐到晚上睡不著再爬起來以韓國泡麵當宵夜….
        這樣有沒有發生呢?當阿匪再從飯店軟床上醒來時,已是隔天的中午。跟著久違的山東好友一家坐在中國烤鴨餐廳裡,細細品嚐著老友重聚的時光,那才是需要細嚼慢嚥的好東西啊!!!
 
三、聚賭
        乘著小孩尖叫聲抵達賭城,這種經歷有沒有過?那真不是美麗的回憶。不過,還好只要飛行一個小時又多一點,小朋友能尖叫也是有限,就忍忍吧,畢竟有更值得開心的事在賭城。
        本來還有點擔心,在手機不通、網路斷線的異域機場,真能順利與老朋友碰面嗎?事實證明美國也沒那麼落後,在忙著賣軍火給其他國家時,也還記得提供免費機場WIFI給一般人。所以與朋友領了車後長趨直入賭場,開始五光十色的大鬥法。
        以下何者為真?(A)在吃角子老虎機前瘋狂坐上十小時?(B)在俄羅斯輪盤上擲出超過100把的骰子?(C)從一般賭場的廿一點牌桌上混到樓上VIP室?(D)當起賭場小雲雀在各大賭場穿梭檢便宜?
        其實答案很簡單,阿匪去了UNLV做學術發表,表現優異,還得到同場其他發表人肯定,私下還來索取研究發現;阿匪也自然求學若渴,瘋狂地在各發表場次裡勤作筆記,時而點頭稱是,時而陷入深思,這是真正的學術饗宴啊。
        阿匪真的沒賭,純粹是學術交流而已。充其量,與老朋友相聚,大家互賭誰能搶到下一把付錢買單的機會。於是從租車、飯店入住、用餐、加油、出遊等,無所不用其極地希望先賭贏對方,能夠拿出信用卡或現金來會鈔。
        在賭城,說不賭是騙人的。不過賭什麼,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流金歲月裡總有些永恆的印記是一輩子的事。
 
四、全買
        旅遊中有一件很開心的事,就是寄風景明信片給朋友。那是一種低調的惡劣與張揚的喜悅,對方一定得收下這種禮貌性的炫耀,然後讓對方抓狂地在社群軟體上留下冷淡批評、惡毒言,這一切招搖儀式才算完成,有個完美的句號。
        更開心一點的,就是把出門旅遊的喜悅化成實際的小禮物,親手拿給朋友,然後滔滔不絕地講著旅程上一個又一個的故事,諸如天空多蔚藍、月色多清減、湖光愛上山色、鳥語藏著花香之流,讓唾沫星子當逗號,笑聲用來襯底,直到音量已經高調到引來隔壁桌側目時,才悠悠地補上一句:「出門玩一趟真累,不多說了,要回家休息。」
        聽起來像是個好計畫,所以在賭城時,阿匪可是扯著老友,逛了南邊的OUTLET,又跑到北邊的OUTLET,不只路邊的禮品店光顧了數家,就連飯店裡的千貨店也沒放過,終於慘事發生--行李箱真的太小了,有點塞不太下。
        有野心果然不是件好事,下回還是直接統一世界就好。
 
註:2014/03匆匆出門,在LA(3/13-16)VEGAS(3/16-3/20)與朋友相聚興衝衝,因此撰文以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