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新葡京石中劍

        澳門機場在週日五點後,人潮一波波地湧入,見證這個最近熱門又便宜又方便的旅遊景點。不過,李阿匪可沒這等好心情,急犼犼地衝向櫃台,只為確定自己候補的回程機票。 
 

「我的飛機是晚上九點四十五分的,可是旅行社也幫我在七點廿五分那班飛機排候補了,請幫我查一下是否我有排上候補名單。」李阿匪喘息著問。 

「這樣啊?那你要六點五十分再來確定,現在後補的人很多,我沒辦法幫你確定耶!」櫃台小姐有著一張很廣東話的臉。  

「什麼?不是早來的人可以早排到候補嗎?而且剛剛明明有兩個人本來搭七點廿五分那班,已經換到五點卅分的班機了,為什麼會沒位子呢?」李阿匪開始擺爛耍白目。  

「哎喲,先生,我跟你說了,很多人在候補的。你可以六點半過來看看,能不能補上七點零五分的,再不行,六點五十分再過來看看能不能補到七點廿五的。真的不行,七點五十分再來問問八點四十的班機有沒有空吧!」櫃台小姐一連串報了一堆時間,以打混戰方式逼退李阿匪。 
 

        好吧!既然櫃台小姐誠心誠意地說了,李阿匪也只能大發慈悲地回到長板櫈上跟威少呆坐。旁邊一起來的朋友眨著眼,利用週圍人潮喧嘩大作時,只可意會地說著:「也虧得你有膽子跟威少一起旅行,難道你沒聽過他先前旅行時所發生的種種不幸事件嗎?」 
 

        李阿匪回想一下,這趟行程從台北出發時,果然就不是很順。一堆朋友從高雄出發的,老早老早就抵達澳門,不僅通關時因為人少而不費任何時間,連叫車到飯店也沒什麼問題。偏偏李匪跟威少兩人先在桃園機場上苦候個把小時,因為班機因故延遲起飛,落地時間又跟四五班飛機同時,於是過海關花將近另一個小時,一出海關門口,李阿匪實在很害怕看到從高雄順利出發的高中老同學會全身發抖,手上抓著水果刀,雙眼幾近噴火地站在門口,為他苦等的兩小時討回公道。不過,這個衝突事件雖然沒發生,卻發生另一件事讓阿匪失去語言的信心。  

        由於同時間有過多班機降落,於是在機場排隊打的”(坐計程車)的人直如盤起來身來的眼鏡蛇一般,繞過一圈又一圈,偏偏讓眾人望穿秋水,路的盡頭總是沒有計程車的身影。在威少大罵澳門計程車偷懶的同時,李阿匪決定好好發揮自己的普通話,去問問看公車的可能性,慘劇就這麼發生了----

「你好!我的飯店是君怡酒店,請問可以搭幾路公交車過去呢?」

「啊?你住那一家酒店?」

「君店!」沒想到對方居然還是給了一個莫宰羊的臉。  

沒關係中文不通換英文:GRAND VIEW HOTEL」沒想到對方疑惑到眉毛都連到一塊兒了。  
 

李阿匪迫於無奈,只得拿出行程表給她看,她卻一臉恍然:「你是說鯀搖洒店啊,GRAN-VIEW」順便給阿匪上了一個語文課。

        李阿匪赫赫然地想到上回看過歐帕姐姐的遊記,這裡的豬扒包要唸做居扒包。前事既忘,後事難師,李阿匪自己討打。 
 

        六點廿十五分去排隊,哼哼,果然在六點半準時輪到自己確定候補,李阿匪相當堅持要當第一個候補補上的人。

「請問一下,我有補上下一班飛機嗎?」 
「哦,是你哦。我看一下。嗯嗯嗯,這個嘛,先生不好意思,我們七點零五分的已經都客滿了耶!」

「什麼?怎麼可能。我不是第一個來排候補的嗎?」

「不是的啦,先生!我們從第七十六號開始排候補,那您的順位是第九十八號。」

李阿匪瞬間覺得頭有點暈!七十六號到九十八號之間隔廿二個人,就算有兩個人不坐,恐怕也還有廿個排在前頭!

「先生,先生!你還好吧?要不要先到旁邊位子去休息一下,要不然先吃點東西填一下肚子,等到六點五十分再來看看下一班吧!」 
 

        帶著沮喪回來,同行的友人都抱以同情的眼光!大家收拾一下,準備去安全檢查,獨留李阿匪坐在長板櫈上發呆。為了打發無聊的時光,只好開始回想大家一起大啖各式葡式美食的種種情景。這回雖然是自由行,可是大家都有志一同地,想來澳門開懷大吃一頓。於是書上講的那些馬鈴薯燉馬介休魚(澳門鹹魚)、紅豆燉豬手、葡式焗海鮮飯、燴雞雜、非洲雞、特製牛尾等等,大夥兒可是乾巴巴地跑到媽閣廟旁的名店船屋去大快朵飴一番。另外庶民小吃也沒放過,像薑汁撞奶、鴛鴦奶茶、河粉麵粥、蝦麵、咖哩魚蛋、海南雞飯等,自然也是以蝗蟲戰鬥模式,來一個無差別的集體攻擊。另外,一般人耳熟能詳的葡式蛋塔與豬扒包,自然都親身走上一遭,只是賣豬扒包的地方著實讓人傻眼,外頭長長的排隊隊伍再現前幾日機場等候計程車的陣仗,若真的排下去,恐怕沒有一個小時是吃不到的!書上所謂只要排隊半個小時云云,真教人頓悟:儘信書不如無書。 
 

        正想到神智昏潰時,時間又走到六點五十分了!李阿匪一個鯉魚翻身,又溜到櫃台去,眼中露出小狗可憐巴巴要人撫摸的眼光:「我有排到候補嗎?」這回老天總算有眷顧,櫃台小姐報以一個職業的微笑!瞬間,阿匪知道,來澳門小賭一場的幸運還是在的!  
 

        想到第一天剛落腳在飯店時,就發現澳門賽馬場就位於飯店旁邊,於是夥同威少跟高中同學立時摩拳擦掌地下海。每人付了廿元的門票費,進到剛電影場景中一模一樣的賽馬場,三人立時接頭交耳地開始討論起來投注事宜。先很觀光客地拍了些照片,立時開始觀看賽馬的狀況——什麼買獨家獲勝、或是預測前三名、 或是指定名次等等,諸多玩法讓三人大搞排列組合的可能。值得讓人炫耀的是,在莫明的好運下,三人預測的前三名都有如願發生,發了一筆小橫財!但是這個並沒有讓阿匪三人炫耀很久,等到意外跟其他朋友邂逅在賽馬場,發現他們居然是不付費就進場,當場教三人直接刺殺了那位初學者的好運。  
 

        講到賭博的好運,來到澳門少不得也得走一趟賭場。新開的威尼斯人賭場自然成為這群人的重頭戲。威少帶頭領著大家玩過俄羅斯輪盤、葡式擲骰子、吃角子老虎等。人的學習能力真的很可觀,多看幾個賭博枱子後,大家也開始尋找自己的樂子,買定離手!統計下來,幾位老友手氣不差,大多贏得采頭,沒現金回饋的人也買到一夜的歡樂!度過一個「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的夜晚——怎麼說呢?阿匪等人赫赫然發現,在機場久候不至的計程車們,原來都躲在這裡,這裡大排長龍的人潮急著要去DOWNTOWN用餐跳舞,人潮可比機場更擁擠。  
 

        拎著包包,衝過安檢,好不容易在登機前十五分鐘跟朋友們會合。好巧,大家的登機門就在隔壁!大家稱讚阿匪好不容易擺脫候補的噩運,接下來總算可以順利跟大家一起回去了!這時阿匪突然想到,澳門自從回歸中國後,中國當局立時大動土木,蓋了新葡京賭場兼飯店,形如一把石中劍式地聳立在市中心,寓意截斷葡京被外人統治的氣運。那未來若有人拔起這把石中劍,這裡的情勢又會變成如何呢? 
 

        多半是太累吧?這個問題才想了個開頭,阿匪在飛機上已經是倒頭就睡。這趟旅遊連媽閣廟、聖老楞佐教堂、大三巴牌坊、議事亭廣場等地都搞不清楚,什麼氹仔等一堆字不會唸,那有什麼心情想這麼深奧的問題啊!還是早早回家,躺在床上好好睡個覺才是正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