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安知魚樂

從門縫裡瞥見鵲兒蹲在角落裡,旁邊擺了兩三個大小容器,正不知所謂地在碎嘴中。這樣的怪模怪樣瞬間就把路過的匪類其好奇心燎起:「喂,鵲兒,你一個人蹲在那裡幹什麼?」

鵲兒仍是埋頭苦幹,可是聲音裡明顯發苦:「我剛剛發現,這孔雀魚又生了啦!」

「什麼?!近三個月內,居然連生三次。人家雙魚座是浪漫,你多養一隻卻浪漫過頭,每天在搞3P嗎?!」

鵲兒轉過那張苦瓜臉:「什麼浪漫過頭,根本就是荒淫無度嘛。」

匪類湊過來看:「這回生了幾隻啊?」

「這回只有三隻,多半發現得太晚,其他的小魚早就被這些大魚吃掉了。」

「嘖嘖嘖,真是可憐。依我看啊,這個多半是你沒對他們教好公民與道德,這些魚才會日夜喧淫!」

鵲兒握起拳頭不平地抗辯:「屁啦!我一開始把屎把尿地把小雜魚帶大,還不都是你們兩個禍頭,說什麼一隻魚很可憐,非得去士林撈幾隻伴回來,事情才會一發不可收拾。」

匪類若有所思地道:「依你的意思,那就是士林撈回來的那一公一母把咱們純情的小雜魚帶壞囉?」

「可不是嗎?我平時就發現,那外來的公魚成天把著母魚追,完全就是精蟲上腦的症狀,咱們可憐的小雜魚現在說不定還守著如玉的清白呢。」

匪類忽然間大聲道:「哦哦哦,我發現了,這個小雜魚跟你還真像耶!發現機會就在身旁,卻沒什麼勇氣,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別人不斷地得手~吼,我說對了吧?你會生氣是因為你把自己投射在小雜魚身上。」

鵲兒翻眼皺鼻地回嘴:「對你個大頭魚啦!明明就是這兩隻魚日夜宣淫,打著增產報國的招牌,暗行污穢見不得人的事,別老往我身上扯。」

匪類賊賊地笑起來:「一定被我說中了,不然你幹嘛情緒反應這麼大。馬上就對號入座,你一定心裡有鬼~」

鵲兒鬼叫一聲:「看我撕爛你這張臭嘴!」

當場兩個就扭打成一團,一直到學混懶懶地來到,一人賞了一腳,分開地下兩團肉球。

學混沒好氣地道:「你們真真是吃飽沒事幹,沒事打架當減肥嗎?」

鵲兒掙紅著臉道:「你都不知道,事情只因孔雀魚又生了一胎,這個臭匪類就開始大作文章,不停地揶揄我。」

匪類倒是理直氣壯地道:「我那裡是揶揄,說起來這應該是對事不對人,只是這小子臉皮薄,經不起我敏銳的觀察力罷了。」

學混沒好氣地道:「拜託,你們好歹學一下人家的濮濠之談,看到魚的快樂可以討論出一番大道理,而不是市井無賴的死纏爛打,程度真是相去十萬八千里啊。」

匪類不屑地道:「誰在乎魚快不快樂啊!他們都已經連生三胎,想必是爽到一個不行!我現在反倒是擔心那隻母魚,這麼會生,說不定會短命壽。」

學混點頭道:「很有可能。根據統計,那些公娼的平均壽命都比較短,所以應該要把這三條魚隔離起來比較好吧。」

鵲兒有點遲疑地道:「上回我問過愛將,她說可能我餵食的次數太多了,才會讓牠們暖飽思XX。」

匪類當下打了他一個爆栗:「你這個白痴,這種話你也信!」

學混倒是若有所思地道:「不過,這些魚就是追逐自己的本能衝動,如果硬是分開他們不得求歡,只為多活一些時日,也許才是一種生命的痛苦----想做得要命卻做不到。」

匪類也頷首稱是:「對啊,這樣真是兩難啊。倒底是無性但活得久一點好呢?還是沈淪在肉慾至死?哎呀呀呀……

望著匪類跟學混連袂轉身離開,鵲兒不太敢置信地道:「你們,你們就這樣抛下一個大問題後就閃人了嗎?」

這兩個人一起回過頭,學混直率地道:「對啊!這魚是你養的,你不來解決還有誰該負責?」

匪類更絕了,直接抛下一句話:「早就跟你說過了,動物在沒有名字之前,都可以拿來吃;有了名字之後,就完全不一樣。這下你懂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