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匪視界之"一個人的阿羅哈"

算了算時間,從第一天調適時差沒出門,一轉眼也到了離開夏威夷這個島的時間了。這短短一週之內,好像也沒幹什麼:第一天還很認真地在飯店還文字債;週二早上就耗掉了那趟免費的珍珠港跟城市半日遊,週三花了點時間去了研討會現場,還喝了個美美的下午茶;週四跑了一趟波里尼西亞文化村,週五乖乖地又去了研討會交流;週六到WAIKELEOUTLET亂買東西,一下子就到第七天了。

 

才這短短幾天,日子過得極為混亂。於是打開電腦,選播了戴佩妮的一個人的行李,邊聽歌邊記錄這趟行程:

 

 

研討會還是去鬼混,已經沒什麼好計較,反正這節骨眼我已經來到夏威夷,

 

一個人還是有人陪,說起來也沒啥意義,行李裡裝著快樂與寂寞都是自己的。

 

我要獨自漫步海邊,看著枝頭斑鳩來來去去,撿拾楊過海潮練劍後遺留下來的思念;

 

我要埋進公園樹蔭,落滿一身阿勃勒的斑瓓,洗去林黛玉葬花那種討人厭的文藝腔。

 

穿得潮還是一身俗,向沒放在心上想過,最好有時尚警察來舉發開單,

 

跟團走還是自由行,時間一樣地在流動,走累了身體自然會大聲抗議。

我要露出臂上的刺青,跟身邊大花襯衫對比,瞬間感染雅典織女阿拉卡湼(ARACHNE)挑戰女神的勇氣;

我要搭著彩虹公車,追逐蔚藍海上的風帆,像哥倫布剛發現新大陸時帶著興奮探索著每一吋土地。

 

吃外頭還是自己煮,發現食量又像當年小,希望這幾天能讓肚子消下去,

 

出太陽還是下暴雨,賴在床上倒也沒關係,最近也難得有機會睡個夠本。

我要挑個悠哉的午後,坐在戶外涼棚下,啜飲著酒精與果汁激盪出來的芬芳氣死李白;

我要在華燈初上那刻,穿過交叉的火炬,像德古拉爵士在精美的餐廳裡擺出一道道佳餚。

 

草裙舞或呼拉舞,反正跟跳舞這事就絕緣,有興趣的人自己來就行了,

 

爬山去或下海玩,聽過食人族的古老傳說,覺得在書上神遊比較保險。

我要記住各族問候語,跟大洋洲七國子民對話,像電影裡的藍柏教授找出天使與魔鬼的分界,

我要對照古中國文獻,找出趙飛燕的掌上舞步,拿來與波里尼西亞的手語舞進行內容分析法。

 

所以,我一個人的旅行,一個人很徹底,一個人的行李,一個人的好奇,一個人的相機,一個人偷偷的記-- 

http://album.blog.yam.com/album.php?userid=chiakunlee&folder=8681820

 

註一:戴佩妮的一個人的行李
詞曲:Penny  編曲:黃中嶽

心情好or心情壞 有什麼好假裝  反正天若真的塌下來我自己扛
天氣好or天氣壞 有什麼好緊張  反正下一秒鐘的我開始 開始流浪

我要一個人去東京鐵塔看夜景  我要一個人去威尼斯看電影
我要一個人去陽明山上看海芋 拍偶像劇
我要一個人去紐約純粹看雪景  我要一個人去巴黎喝咖啡寫信
我要一個人的旅行 一個人透透氣

向右轉or向左拐 有什麼不一樣  反正每一條未知的路都有未來
我和誰在談戀愛 有什麼大驚小怪  反正下一秒鐘的我早已 早已離開

我要一個人的希臘夢見蘇格拉底  我要一個人的通宵看完魯迅的背影
我要一個人呆呆的在浴缸裡  思考阮玲玉 
我要一個人的北京探望孟姜女  我要一個人的書局和志摩談情
我要一個人的旅行 一個人很徹底

一個人的旅行 一個人的行李
一個人的旅行 一個人的好奇
一個人的旅行 一個人沒有你

註二:本來在考慮將這篇分類到混混之音,不過後來想說重點是照片,所以還是以匪視界為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