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大唐留雁書

別說新唐書或舊唐書,這年頭還記得李白那句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就很了不起了。話說到這頭,為了使人不發愁,這回住進大雁塔旁,搖身變成人海中的一隻孤雁,翻開長安這令人神往的神祕面紗,儘數寫進這留雁之書當中。

 

 

 

 

 

 

 

翻開留雁書第一頁,是漫天灰濛濛的天空,儘管從香港帶來了二小時的驟雨,還是刷不清這工業城市的不透明感。很多人也許有個刻版印象,西安藏著十三朝古都的風采,應該是新潮中透著古典的顏色,流行裡不失舊時的韻味;實際上卻是,古代遺跡早就層層塵封土裡,工業現代化強勢地佔據了地面,徒留蒼勁的綠、斑駁的黃、入世的紅等,讓往來遊客懷想。對西安的第一眼的印象,無論是打破認知,或是新開眼界,都只能讓陣陣的落塵掩埋了每一刻現在,為隔天留下薄薄的留言簿。

 

 

 

 

舊唐有山水,皆入第二頁。路邊大剌剌的釣魚台相關招牌,馬上讓政治敏感度很高的人眼睛一亮,但是歷史學家會告訴你,別急,這是姜太公在渭水垂釣留下的令名。這個再度証明旅行可以改變人們的視界,海邊的釣魚台正是諸國相爭不休,這裡的釣魚台卻淡淡地散發著願者上鈎的自在悠閒,爭什麼,周朝八百年都是二千多年前的事了。

 

 

 

 

 

水邊的不爭,山上的未必不爭,華山論劍大概是武俠小說所塑造的共同記憶中,最成功的一場了,崎嶇的山徑蜿蜒上陡峭的崖壁上,西嶽象徵的肅殺之氣轉換成勁風,讓這場虛幻的記憶似乎都在這樣的老松、鐵索、石階、亂石的環境中,活生生地躍出來。要爭的還有在驪山發生的西安事變,國共戰爭在這個始皇陵包的半山腰上進行著關鍵性的攻防,抓蔣亭上的那夜喧囂到了少帥晚年時,也許只留一聲唏噓的微歎。不喜歡聽中國近代史的,驪山下有楊貴妃洗澡的華清池,洗洗耳朵倒是另一個選擇。

 

 

 

 

 

再入鏡的一頁,就是人文。北方人並不如預期般高大,不過直爽好客倒是跟刻板印象一模一樣,超大嗓門加上直爽說法,還有零距離的人際空間,如果沒做好心理準備的,多半會需要一點心理調適吧。路上響不停的喇叭聲、四線道開成八線道、在高速公路莫明鑽出來的行人與機車等等,倒是這種脾氣的副作用,見怪不怪後,也就不用預期為什麼人行道或地下道是空有其表。

 

 

 

 

 

地下的人文也是同樣精彩。西安的地鐵難以發展的一個原因,就是很容易挖到千年文物古跡而需繞道。目前西安最負盛名的,就是兵馬俑。別以為只有秦皇陵才有,其實漢代的陵墓裡也埋了不少。大小雖然不一,但是目的都相彷彿,只是怕帝皇在來世少了照顧與排場,因此不得不藉技藝之巧,來彌補君心的不安。看著一尊尊栩栩如生的陶俑,在讚歎之餘,不禁也感嘆,王霸術追求到了極緻,也不過是歷史而已。

 

 

 

 

 

不可否認的,吃是民生大事,絕對得記上一筆。陝菜並不如八大菜系般聞名,原因還是與古都文化有關,十三朝曾定都於此,因此這裡多半是不會流傳到民間的宮廷菜,而當時身為首善之都的長安,匯集大江南北的小吃與館子,說真格的也沒必要發展出什麼特別菜系。演變至今,就只有陝西小吃做為一塊閃亮亮的招牌了。陝西小吃以麵食為主,透過五穀雜糧做成各種容易飽足的麵條、餃子、饃饃、包子等,內行的人就知道,為什麼陝西八怪中,就有一項是:麵條比褲帶寬,因為不同的麵條有不同的烹調法,不能一概而論的。

 

 

 

 

不認識陝西小吃的,不妨聽聽這些名稱:杏仁糊、臊子麵、鹹豆花、高梁魚魚、蕎麥片、捍麵皮、攪團、粮皮、醋粉、鍋盔、綠豆糕等,還有一種丙丙(要發成二聲)麵,這個字可謂是中國字裡筆劃最多的一個字,只有康熙字典才查得到,邊吃邊長點見識,也是一種成長。至於古中原流行的陝菜有那些名堂呢?陝南菜有紫陽蒸盆子、蒸麵、糯米漢水鴨、紅繞黃介魚、烤包子等,而關中菜則包括了羊血粉腸煲、丙丙麵、三鮮一鍋燴、芹汁蒸麥、腊肉汁燒肉等。至於大家耳熟能詳的羊肉泡膜,則是回民小吃,得搭配糖蒜更對味,另外回民的狗頭棗、雪梨汁、彌猴桃蜜餞、桂花糕、鏡糕、杮()餅、酸梅汁、饢等,也是值得大塊朵飴的選擇。

 

 

 

 

花了小半天,把當年的五湖四海腔調重新寫在下一頁。操著一口川話加京話加台灣國語,再混點文言文,別忘了尾音都往下壓低,並去掉語尾詞,大概行走在中原之中,就會被稱讚是一流的普通話。基本上普通話是以北京話為主,再加入北方各省的用詞與語法混合而成,因此並非一味捲舌拗牙就能得其精髓。而在長安古地中,漢族與回民共享著市中心,大西安地區的外圍還有著藏族、蒙族、土族等民族,精采的文化交流,是隨時隨處可見,但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中,不見得人人都做好準備,換言之,在沒有足夠的尊重與包容下,其實衝突的漩渦也隱隱地流淌著,身陷其中,就難免是一身狼狽與麻煩。

 

 

 

 

 

精神層次的滿足也在這裡寫下精彩的篇章。唐玄奘沒有跟虛擬的悟空八戒去天竺,卻貨精價實地將三藏真經從印度搬回來,在大雁塔裡多年的努力,留給後人無窮的文化瑰寶。更錦上添花的,是法門寺下無意間發現的地宮,深埋著如來佛指舍利,除了只有真命天子才能敲響的鍾鼓,這個更能讓黎民求得一絲平安與對來世的無窮希望。站在山門前看著眼前幾乎有十六線道寬的廣場,信徒點著香虔誠地一路拜過4.5里的佛像,這份寧靜也算是難得了,無怪乎習近平也驅著車隊來這裡參拜禮佛,求一個未來。

 

 

 

 

 

一直讓人嚮往的藏地與南絲路,這回雖然沒有順利成行,不過倒也走了一小段日月山徑,把文成公主的淒美與善良,從風雨中撿起來,不讓珍貴的神話淋濕了;而紀念宗喀巴大師的塔爾寺裡,長年的牧民頂禮膜拜,更是超過神話的最崇高敬意之延伸,穿過湛藍的青海湖,穿過草原上的羊群,穿過昆崙西王母像,穿過白犛牛的蹄印,穿過一簇簇的風馬旗,穿過長長滾動的轉經筒,穿過層層起伏的僧舍,一直止於青藏高原的布達拉宮──這一長串的朝聖之途,不問歲月只問有心否。

 

 

 

 

 

孤雁單飛,這回沒掛起社火吹著陶塤,也沒圍著篝火跳著鍋庄,只有隨興的來去,看著濁世翻騰,許多事情到了這時節,依舊的無解,原來並不是浮雲的遮蔽,而是長安有看不盡的情愁,也許下回撿夠了塔爾寺外的菩提樹葉,就有足夠的智慧寫出所有人情的篇章;而目前呢,在每趟行程都順延拖時之後,就簡單在文字的末端綁上一條純白的哈達,獻上十二萬分的敬意,對天,對地,對人,對這趟裡所有的一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