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旅人再遇野牡丹

本來是臨時起意,想去找一兩株蘋果茄的,沒想到就在花市轉角處,就遇到燦爛盛開的野牡丹,瞬間就把時間拉到今年五月初

 

第一次看到野牡丹,是在屏東牡丹鄉的高士部落,細細的風雨中,只剩下鮮豔的荼靡。一開始時是受到友人相邀,要到部落裡說故事給小朋友聽,這樣有意義的事,偏偏從四月中延宕到五月,好不容易敲定行程,沒想到出發前一天遇到豪大雨,驟降的雨量硬生生地打斷前往牡丹水庫的路,正應著好事多磨的說法。

 

好不容易依循著校長在電話的指示,改道從滿州進長樂村,七轉八繞地切入山邊小徑,壓過泥濘越過水沆,來到山上一個清靜卻充滿熱情的旅人學苑。青山寂寂卻不覺得空虛,因為這裡小朋友天真的笑顏讓人連呼吸都輕鬆起來;幽幽薄暮卻熱鬧異常,因為這裡的老師與小鳥開開心心地將招呼客人,用熱情點亮整個校園。所以,基本上誰在乎那天會有教部次長來訪視,誰在乎官方幕僚搶著幫忙撐傘,誰在乎按照規矩晚餐位子要怎麼坐,誰在乎要如何歌功頌德來討好遠來長官。一如山上的野牡丹,就依著天性自顧自地綻放,也沒想過太多。

 

認識阿匪的人都知道,只要名字聽起來獨特或怪異,就容易引起阿匪的興緻,諸如巫師樹、龍血樹、白水木、花梨木、粗榧、檉柳、紫花曼陀羅、碎花棋盤腳等等。當阿匪一看到原生的野牡丹時,那份衝動與興奮那還有得說,簡直想立馬就把種子或苗栽搬回家去。只是後來聽說,野牡丹需要活在特殊的紅土環境,再加上平地與山上有著温度、高度等明顯的差別,因此在花叢前糾結盤桓甚久,才鬱悶地放過這個念頭,充其量,就在相機裡留下拍不好的那份美感。

 

吃過豐盛的部落美食,也被小朋友精湛的足球舞感動,而晚上陣陣原音非洲鼓餘音繚繞,為接下來的觀星活動多添了一份悸動。所以第一天晚上就在這樣的放假心情中,開心地走入夢鄉,至於隔天要講的故事,想來在來高士部落前已經講給許多人聽過,應該沒問題吧!!!時到時擔當,故事就在那兒,還能跑到那裡去呢?

 

說到這裡,還沒跟大家介紹當天為部落小朋友所講的是那些故事。早上是由電台的好友主導,配合粉彩的畫冊,介紹黑貓遇到白貓的故事。話說到這頭,自己莫明其妙地捲入一開始的暖場,為黑貓發音--重點是白貓從頭到尾只要靜靜地微笑,最後說一句"現在你找到我了。",剩下的都是黑貓的台詞....這樣的場子不是很喧賓奪主嗎?!

 

至於自己的下午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為了先跟小朋友簡述動物文學跟傳說故事有什麼差別,不得已下海演了一堆蜜蜂跳舞、小鳥拉屎、狗狗搖尾巴等不堪入目的動作。現在回想起來,發現自己頗能體會那些昆蟲系或水果系的哥哥姐姐的心情,他們的工作真是偉大而了不起,起碼這是自己一生人一次的演出,下回那怕還有幼稚園混合國小的小朋友,大概也沒這個臉再做一次這種事吧。

 

順道一提的是,這回介紹的動物文學"鳥奴"還被助理評為過度社會寫實,被質疑不適合給小朋友聽。不過,還好是現場反應不差,還有小朋友在最後還願意借出這本書再讀一遍,總算也不枉阿匪不顧形象的賣力演出。另外,也有助理提出質疑,阿匪連動物文學都可以講,果然不愧是號稱"什麼都能聊的中年人",對於這點阿匪也覺得是個美麗的誤會,這樣的主題可是好友代為主意,又剛好跟自己的賞鳥與閱讀興趣結合,造就這次全新的嚐試,好險沒讓朋友丟了場子啊。

 

在兩場說故事之間,還有校長熱情推薦的私房景點。踩著長長的海灘,天空突然壓迫性地划過老鷹的倒影,帶動暴雨後滾滾向海奔騰的荒溪,在台灣高密度的人口分布下,幾時還有這種純樸自然的美景。一行人頂著午後的太陽,享受安靜的空間裡充斥著不絕於耳的濤聲,讓滴下來的汗水滲入沙灘,驚起灰樸樸不起眼的螃蟹,打壞靜止的地平線。說吧,這樣的場面您有多久沒見過了呢?!

 

回憶帶著美味的麵包與香茹回到花市的現場,眼前的野牡丹雖然不是滿山遍野的原生種,但它的確重新點燃快樂的過往。於是,撥了通電話給朋友:"你知道嗎?我在花市找到野牡丹,你要嗎?”"我要,我要,我要...."

 

快樂美好的回憶(http://album.blog.yam.com/chiakunlee&folder=9541089),誰不要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