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匪視界"驛馬西來"

 

平時不太喜歡開學校的電子信箱,因為通常會來的都是一堆狗屁倒灶的事。今天在長歎一聲後,還是無奈地鍵入帳密,準備迎接煩人的瑣事結果,才一打開,就看到工作聯繫單:某年某月,請協助招待馬來西亞留台聯總的貴賓。

 

是國際事務處出招!而且,一出手就是絕招。

 

會跟這件事沾上關係,是因為今年的六月底,臨時被指派去馬來西亞協助海青班招生。原本被指派要去的應該是廚藝系,不過由於該系太年輕沒經過教育部的評鑑,只得臨時走馬換將,由最乖巧的大傳系出馬。而阿匪又因為平時也走乖巧路線,再加上偶爾故作年輕可愛狀,兩下相乘下,就變成當然人選,準備勇闖大馬最精華的西半部。

 

如果只是一般旅行,其實大馬也頗吸引阿匪;偏偏這回是公出,而且各校只能派一名,還得扛著一堆文宣品與布置物,再加上每天的行程都是從清早七八點就開始,然後不停地吸引參觀、發放傳單、宣傳學校、解釋課程、展現照片、小露技術等等,比八仙過海還熱鬧,從北部一直掃蕩到南部的各大獨立中學,平均來講,每天總得要到十點多才能回到房間休息,這種行程不僅沒有出國度假的感覺,更慘的是,阿匪三不五時還得在半夜中接受榴槤與消夜的連番攻擊,繼續熬夜撰寫系所評鑑報告。唉呀,整個行程就只能用黑眼圈留下最貼切的註腳。

 

這麼累人的行程,要是沒有幾個投緣的同夥,多半撐不下來吧。從南到北的學校大約有十來個,大家一起拖著疲累的步伐,但是很堅定與努力地為學校拓展海外的招生版圖,在疲累中能提振精神的,是車上天南地北的說笑;在冗長中能堅持下來的,是每場五味雜陳的吃喝;總體來講,就是一種革命的情感,真的沒想到在退伍後十多年,還會再來這一齣。所以剛回來的那幾天,心裡真有種甫退伍的感覺,特別在往來的電子郵件中,不停地衝擊回盪著,久久不能自已。

 

到大馬的第一次經驗,就在這種複雜的心情下記錄著到各處的心得。說實話,一則出門前沒時間做功課,二則是整個行程太忙亂,也沒認真沈澱心情,因此,只能把原先的行程簡單整理出來,算一算,整個西馬好歹也完整走了一遭,拿來嚇唬嚇唬人也挺管用的:

06/24:抵達檳城;與鍾靈獨中的教師聚餐。

06/25:在鍾靈獨中宣教後,再趨車北上吉坡的大山腳地區。

06/26:往南前進亞羅士,到華獨中。晚上停留在霹靂的怡保,在大半夜吃了有名的豆芽雞。

06/27:先在雪隆留台同學會忙碌半天後,就來到吉隆坡的甲洞。

06/28:連趕了森美蘭的芙蓉獨中、波德申獨中,再往馬六甲的培風獨中。

06/29:來到南方的柔佛,先後到永平獨中、峇株以及居鑾獨中。

06/30:最後在新山商合最後一場,取消到另一場,讓大夥到榴槤園去喘口氣。

07/01:從新加坡離開。本來是唯一一位飛高雄的阿匪,在幾經波折下,好不容易趕上其他同行,一起改搭往桃園的班機賦歸,也幫自己掙取到最後多一點相處的時間。

 

攤開工作聯繫單,才發現這回來的大馬貴賓,不僅是留台聯總的核心幹部,也是一位詩人,曾經是神州詩社的一員。讓阿匪不禁想到神州大俠蕭秋水是如何在小說裡躍馬中原,在金兵或惡寇前施展忘情天書:天意、地勢、君王、師教、金斷、木頑、水逝、火延、土掩、日明、月映、風流、雲翳、我無,反反覆覆地翻閱著舊有的回憶。再跳到方歌吟連貫天下四大絕招:玉石俱焚、海天一線、閃電驚鴻、老牛破車,終於突破時空限制,來到自己最熟悉的校園環境。

 

要回應國際事務處的出招,最簡單的就是本著當時的心情,來個王指點將,千刀萬刃化繞指柔,展現大馬偷閒時拍下的風情:

http://album.blog.yam.com/chiakunlee&folder=9538838 最後,再問候大馬一行的同夥一聲:好,很好,非常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