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匪視界之"金快活"

 從金門服役回來後,就覺得自己是半個金門人。這種說法是很孟浪,沒有任何考據或証據,純粹是種心理情懷,自己說了算。
 
隔了十七八年,重新踏上浯島,當年這位模模糊糊、隱隱約約的半個金門人,卻重新浮現起這種強烈的感覺,而且能用更具觀直接的事例來說明一番:
 
出身於虎軍之地,金西就算再繁榮再有歷史,總是不如龍陵湖上微微清風,太武山下逆光蕩漾著山影,底下埋著八二三炮戰的壯懷激烈;繞過屏東走向油庫,荒廢的鐵門裡頭仍舊封存著經理補給作業的烙痕,循跡前進就能找回過往這裡汗水揮洒的熱血青春----原來還是心繫金東啊。
 
隨著時光遷移,島上的迷彩軍影已經逐漸褪色,取而代之的,是小三通帶來的五湖四海:觀光、通商、研究、交流等等,讓原本肅穆厚重的殺伐之氣變成紙上的紀念章節,一本本印在書肆、商號、會館、街頭等,好生地販售著。原來經濟才是最大的統戰力量,畢章,誰都想過好日子的。
 
金門的風獅爺或許還在每個村落前頭鎮守,石敢當也從不放鬆地辟邪驅煞,不過一棟棟新大樓在平地聳起,用著一條條寬大的馬路串起左鄰右舍,號稱以戰地風光及閩南建築為主軸的國家公園,說穿了只淪為觀光用的配角,一堆傳統院落開放成民宿,一家家賣著一樣的紀念品或在地小吃,現代化如一場海上風沙,吹過黑水溝,落下許多光鮮亮麗----不過,誰問過這裡每年的侯鳥,是否失去每年送他們飄洋的東北季風?
 
每每都會號稱,從淡水走出後,阿匪多半青少年時光都在冬天裡度過,金門的嚴冬、往返南北半球的兩個冬季、北美洲每年有一半以上的雪季等,在這次的浯島之旅中全被顛覆。慈湖上刺目的陽光反射強烈到連雙鯉湖的水鳥都受不了,太湖邊也只能在榕園裡才覓得到一絲綠蔭,最厲害的城隍廟會裡的活動,有神明保佑,小朋友坐在長長的舞龍身上,大街小巷地招搖。說真格的,要不是有車內冷氣,出去就是準備晒人乾吧。

這種一半的情結常駐太久,只怕日後回憶也只得一半。還是白紙黑字的寫下來,才知道這些一半的感覺究竟是一回事吧!此趟三天兩夜的行程留跡在:
5/17():早上從小港出發,在金城租車後,胡亂吃點蚵仔麵線後,就直奔金東,包括823砲戰紀念碑、屏東文康、龍陵湖與油庫、山后民俗文化村、獅山陣地、馬山觀測所;在復國墩淺嚐了沙蟲、風螺後,再回金城夜逛後浦小鎮(如書院說書、總兵署夜遊等)

5/19():一早先趕到建功嶼,在海潮間覓路探幽,再轉訪莒光樓,拍一下金門的特殊電話庭。中午則在山外採買,再到夏興吃炒泡麵,順道前往陳景蘭洋樓,感受午後浪花生霧的磅薄,然後回蕩在慈湖畔與雙鯉湖間,躲著毒辣的陽光。晚上則是開心的血拼,買著滿滿的紀念品回家。

5/20():一早先到水頭欣賞洋樓與風獅爺紀念館,再探訪瞿山坑道,在幽藍的水道中細聽外頭的雨絲,只想著來點高梁酒相關產品。在搭機前再順道遊覽一下風獅爺公園,如果來不及看完88隻一套的風獅爺,這裡能滿足這個遺憾。



半個金門人重新體驗浯島的人文風情,果然有一大半在滿足當年的記憶,另一半則在陌生的坑道、公園、洋樓、小店裡重新體驗。以前很愛的炒泡麵、沙蟲、海蚵、燒餅,現在則新加上高梁酒奶茶、麵線、蚵嗲等;小店裡的蒼蠅與雜亂,在人潮與車隊中就顯得很對味。半個金門人的自我認知於是升級了,現在可謂是:兩個半金門人,一個留在島上純樸務實的過去,另一個則從繁華觀光中被煉成,聽不懂這些的,就沈浸在眼見為憑的片段吧(http://album.blog.yam.com/chiakunlee&folder=9962596)!起碼可以分享到忙裡偷閒的快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