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李匪當官2


對當年研究所的同學而言,阿匪是第一個外來客,因為該研究所才開始第二屆,而大部份的學生都是來自於本系。所以,可以想見的是,同學們之間都很熟~除了阿匪以外;另外,該系教官跟同學已有四年以上的情誼,特別是男同學們~除了阿匪以外。對於這個即將要到來的當兵抽籤事宜,阿匪只能看著一堆男同學跟教官熱絡地交頭接耳,不停地交換意見!基於一個酸葡萄的心理,阿匪忍不住要諷刺這些同學跟指導教授研討論文的程度遠不及找教官討論抽籤一事來的密切。

以前聽得人家說,當兵抽籤時有諸多禁忌,也有許多技巧。像是不要用擦屁股的那隻手去抽;或者是去沾沾別人的喜氣,像婚前子後的人就是握手的好對象。總之,這種一抽定兩年生死的事,總是得小心為上!這回要抽的籤將決定軍種與官科:所謂軍種就是海陸空三軍擇其一;官科則是指專業項目,像戰鬥官科分成步(兵)、砲(兵)、裝(甲),而勤務官科則有補給、運輸、化兵、工兵、兵工、醫療、通信等。通常後者就是所謂的"特官",大部份的人都覺得特官算是閒差!

那天,阿匪來到指定的教室準備抽籤。一進門滿天的流言已經如狂潮般地轟然襲來,什麼理學院XX籤四支、管理學院XX籤幾支,講的言之鑿鑿,彷彿誰也沒他知道的多。最吸引阿匪的是,文學院有四支砲兵籤跟九支步兵籤。嗯嗯,阿匪的機率學得再不好,也知道中步兵的機會遠遠超過砲兵。走近自己同學的座位旁,這幾個傢伙已經在商量,一旦抽中步兵籤,立刻找教官去改成政戰籤,日後好歹是個"輔仔"(輔導長)。講起來相當眉飛色舞又兼老謀深算,一堆人正忘我地沈醉在這未知的一切~除了阿匪以外。

轉眼間已經輪到阿匪站在那個籤筒前!接下來這一手將決定自己未來兩年的命運──阿匪那時的心情已經頗不可考,總之面無表情的抓起一支交出去。心裡面喜、怒、哀、樂像一隻骰子正繞著碗底打轉,盯著教官的嘴型吐出一句「李匪,砲兵。」砲兵,居然中了籤少的砲兵而非步兵~所以說嘛,機率並不是十三分之四,而是百分之五十:只有"中"與"不中"兩種!!!

回到座位上,阿匪的同學已經全部驗明正身──通通是步兵,正在討論如何轉成政戰~自然還是阿匪除外。其中一位忽然間回頭說:「等一會兒我們要一起去教官室問轉政戰的事。你應該不用去了吧?!反正砲兵起碼可以坐車,一年除了跳兩次砲操以外,也沒別的大事!你就好好做個砲兵排長吧。」

目送著一堆人離開,阿匪還是沒搞懂砲兵在做什麼!聽起來有車可坐是件好事;而一年只跳兩次砲操,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於是撥了通電話回家,報告了抽籤結果,匪家人也不冷不熱地敷衍了一下~反正有車可座,一年只跳兩次砲操,聽起來真的沒什麼好讓人煩惱的,不是嗎?

不過,國防部可不這麼認為。一週後,教官打電話給阿匪,闡述國防部覺得文學院的學生不太適合此專長,因為砲兵要用到三角函數來做射擊的瞄準與修正,為免四年從未接觸數學的文學院學生貽誤軍機,所以建議改分發成"補給管理" !(這四個關鍵字將引發未來的變數)砲兵變成補給管理?阿匪也不知道這之間有什麼差別,只好問教官:「那做補給管理的有車可坐嗎?」「應該有吧!」「那補給管理一年要跳幾次砲操呢?」「補給管理好像就發發米、加加油、做點後勤補給而已吧!」

咦?!又有車可座,又不用跳砲操,"補給管理"好像比"砲兵"更好一點,於是當教官問到:「願不願意接受這個新分發的挑戰?」阿匪開心地大叫:「我願意!」於是,國防部開始同步作業,一步步引著阿匪登上金東油王的寶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