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李匪當官1


「學長,請問您能不能接受我的訪問?這是實習電視台要做的一個專題!」


「哦!好啊,學妹。阿匪也是影棚的助理,可以幫的忙自然沒有問題。」

「真的啊?太好了!這個專題跟預官考試有關,我已經訪問了幾位考上的學長了,可是大多數落榜的學長都不太願意接受訪問,還好學長您真是太好心了!」

「沒差啦!反正阿匪的目的不一樣。基本上系上男同學都報考了,看起來很像一個同學會,不去有點可惜。」

「那學長能不能談一下您考試時的感想?」

「這個嘛…考試時間太早了,所以我得五點鐘起床,衝到了台北南門國中時,頭腦都還沒清醒耶;考第一堂考試時,還不小心睡著了!那個討厭的監考老師還把我搖起來寫,害我沒睡飽。」

「那您是這樣考試失利的嗎?」

「自然不是啦!那天第一堂考智力測驗,阿匪勉強有95分,算及格啦!沒考上的原因是國思太爛了!」


「那…可以問一下,學長的國思考幾分嗎?」


「當然可以啊!全班同學都嘛知道,阿匪的國思只考14分,跟另一位同學英文只考4分同淪為年度笑柄!」

「學長覺得今年的考試很難嗎?」

「說實話,阿匪不知道耶!首先,阿匪又沒準備;再者,考到第三節,時間才十一點多,就餓到不行,所以就硬把一位同學架走,到附近的小吃店去吃滷肉飯啦!」


「那學長有報考下午的特官考試嗎?」

「有啊?不過阿匪不知道什麼是特官耶!後來吃飽後心情大好,就去師大找同學玩了。」

「那系上有這麼多學長考上預官,請問學長心裡會不會覺得不太平衡?」

「不會啊!他們準備這麼充實,考上是應該的啊!反正阿匪的目標是考研究所,到時只要有上榜,就買一送一:考一個研究所送一個預官,也沒有差。」

「嗯嗯,了解。謝謝學長,謝謝您接受我的訪問。不過我想今天這段訪談應該不會用在這次專題裡吧!但是還是很感謝,您是唯一一位落榜又肯接受採訪的人。」

「哦?阿匪講的不好嗎?不然怎麼不能用?學妹,你的表情看起來很怪哦!」


「嗯…這個…嗯…沒有啦,因為只有採訪到學長一位做落榜代表,感覺上不夠平衡報導,所以只好割愛啦!」


「真的是這樣嗎?要不然我可以再多講一點!」


「不…不…不,謝謝學長,這樣就很夠了,希望您在研究所考試一切順利!」

接下來,歲月荏苒,光陰似箭,三年的時間很快就過了。阿匪還沒時間煩惱自己的論文,人已經被祖師爺派在各地電台亂跑。某天,難得回到淡水之際,忽然間接到學校的通知,準備要當兵抽籤了!心裡突然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彷彿已經預知自己等待的募兵制終於來不及在畢業前到來。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一位同學已經靠過來說:「等一會我們去拜拜吧,這樣比較有可能抽到好籤!」

等到阿匪人搞清楚時,已經來到關渡的天后宮!拜完後才想到,這…這…好像不太對吧,人家說拜了媽祖很容易抽到金馬獎的。媽的,這個混蛋同學出什麼餿主意,差點沒把他的頭給埋到附近店家的油鍋裡炸一炸。後來趕忙跟別的同學商量一下,來個亡羊補牢,看看能否補救一下。結果,另一位同學說他也正好要去拜,於是特意繞到阿匪住處來接人,然後就在呼嘯聲中揚長而去,一直到行天宮前才停下來──阿匪在主殿看到關老爺大馬金刀地坐在神壇上,心裡不禁一股涼意襲過,臉上落下的黑線就跟手上的香枝一樣多,剛好三枝!

對於即將到來的抽籤,阿匪已經想都不敢想了!先拜了媽祖又拜了關帝君,下場還好到那裡去呢?懷著一肚子苦水,阿匪只能站在淡水河岸邊,看著落日餘暉在水上劃出一條亮亮的光芒,而光芒的遠端也許正指向自己未來的歸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