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捕夢--楔子

一個暖洋洋的黃昏,夕陽逐漸地伴著雲霞沈墜而下,天空中留下五彩的痕跡,指引著歸鴉的回巢。一條林道上,一輛馬車走過斜長的樹影,徐緩有緻的馬鈴聲洋溢著幸福的節奏,正是湘江大俠一家春遊回來。
 

忽地,馬車停在路上,一個白衣小女孩跳下來,後面響起一個溫柔的女聲:"誰教你路上喝多了果飲,快點到樹林那頭去解手,好繼續上路回家!"
 

車內湘江大俠捻鬚微笑,看著自己娘子美麗的側面,心裡有種志得意滿的感動,事業家庭兩得意,人生到此夫復何求?他掏出一條手巾,輕輕拂拭去娘子臉上細細的汗水。兩人相視一笑,瞬間這世界再也沒別的什麼了!
 

要不是這時颳起一陣陰風,把天上陣陣的鴉啼硬生生切斷,同時也吹落片片綠葉,湘江大俠根本不會注意到半空中飄然落下一位黑衣人。
 

是的,一條黑色人影從林梢上踩著飄零的葉片而下,彷彿從自個家的閣樓漫步走下階梯。那一身黑綢長袍隨風微揚,在袖口與下擺處各鑲有銀邊漾起反光,一頭不整的長髮隨意地散在後腦,腰帶上繫著一個血紅色的小葫蘆,精巧玲瓏的造型襯著深紅色的流蘇墜子,格外地刺眼。
 

要說這人身上還有什麼跟這葫蘆一樣惹人注目,那就只剩臉上這張白鐵面具了。這張面具上有著兩道倒八字眉,嘴角跟著眼睛一起平行下拗,十足十的衰相,偏偏左眼上下塗滿著幾個血紅色的異國文字,在光影交錯下彷佛是幾條蟲子在蠕動著。這人就靜靜地站在馬車前,與湘江大俠對峙著。
 

"來著何人?"

"寒夜!"

"什麼?你就是近年來最神祕的寒夜先生?"
 

近幾年來,在兩湖地區盛傳一位神祕殺手,無論黑白兩道都曾遭殃受害,此人專挑武林好手為標的,武功高絕偏偏蹤跡難尋,似乎不為收金買命,也不受僱於人,。迄今與之對敵之人,還未有倖存;只是此人並不濫殺,一擊得手後,即飄然遠去,週遭的人也只能看見他的黑袍與面具,跟那一身陰冷可怕的殺氣,在事後回憶起來,彷彿在淒冷的冬夜裡突然哆囉醒來,身上仍是汗涔涔而下。寒夜之外號,就這麼地傳開。
 

湘江大俠在洞庭湖一帶聲名甚佳,平時仗義仁俠,濟貧救急,再加上身為六合門供奉,算是少林俗家的高手,一手"通臂六合拳"已然爐火純青,論武功論班輩,已達頂峰,近幾年來鋒頭之盛,當得起兩湖武林之支柱。沒想到今天會被寒夜先生挑上。
 

"寒夜先生今日所為而來?"

"殺你!"

"不知在下如何得罪先生?"

"沒有。"

"好,好,好,今天就領教你的手段。"
 

話聲未畢,湘江大俠人已如怒雁一樣沖出,左拳化為陰手直擊,右手半屈成陽拳,打到一半,忽然左右互易,正是六合通臂拳絕招之"雙打奇門"。這招拳法下不知道會了多少好漢,卻是第一次被他當成對敵第一招。只見寒夜先生身形一晃,早已閃到左方。
 

湘江大俠卻不動氣,腳才一沾地立時雙拳十字橫打,"橫架金樑"攔腰而出,如果受得實了,脊椎肯定兩斷。只可惜寒夜先生不是木椿,如魅如鬼地再度避開。湘江大俠拳打連環,跟著"獨佔鰲頭"、"劈金斷玉"、"上步摘星",這通臂拳一經施展,因勢利導後勁力一拳大過一拳!一般武師除非是輕功過高,或是內力遠甚,否則一味閃躲只會更窮於應付。
 

三十餘招後,湘江大俠卻忍不住開始背脊發汗。這個寒夜先生恍如惡魔,左飄右閃不帶一絲人味,他簡直不敢相信三十餘拳全部都落空,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啊!隨著夜幕地低垂,溫度開始急遽下降,湘江大俠發現對面的寒夜先生身上居然隱隱有絲絲寒氣冒出來。
 

"只剩一招!"寒夜先生冷冷地說。

湘江大俠疑問:"什麼?"
 

只見寒夜先生解下小紅葫蘆,在手上倒出清水,轉眼之間就結成堅冰。寒夜先生說:"最後一招。"
 

湘江大俠不敢怠慢,內力急提,錯步運掌,通臂六合拳一式"開天闢地"轟然而發。那一廂,寒夜先生凝身不動,左手拇指一扣一彈,手上一塊堅冰立時尖嘯射出,無視那一拳剛猛勁力,直破罡氣而入,連打帶消,不僅化去這猛招,更震得湘江大俠連退六七步。一口氣還來不及回過來,湘江大俠只聽得第二聲尖嘯又起,寒夜先生又發出第二道攻擊,他急運功提勁,沒想到拳上一股陰勁順著手太陰肺經竄進,又酸又麻的感覺讓真氣運行一滯。湘江大俠只來得及將身一偏,那一寒冰打中右脇,又是一片冰冷麻木,讓他簡直是難以呼吸過來。這時候,寒夜先生的左手已經打出第三片寒冰,湘江大俠只見一道寒芒直奔心口,然後胸部一涼,就此一瞑不視。
 

"你是誰?為什麼要打我爹爹?"一個稚嫩的女音從後面傳來,正是湘江大俠的小女兒。
 

寒夜先生看了她一眼,轉身正準備要走,沒料得這小女孩俯身拾起一顆石子,朝他用力擲來。就在小女孩的母親飛身靠近她的時候,那石粒在寒夜先生背後像是遇到一堵無形氣牆,立馬化成粉碎。寒夜先生緩緩轉過來說:"還你。",左手一扣一彈,一片寒冰立時射向小女孩額頭。
 

為了保護自己愛女,女孩母親和身擋在前頭。可是寒夜先生這一手"泣月指"著實非同小可,那一片寒冰像如長弓所發的大箭一樣,穿過母親的脖子再射中小女孩的額頭,兩個人一串蟹似地被撞開了三步。
 

小女孩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可惜身前的母親已經沒法子再慰撫她。寒夜先生搖了搖頭,左手再發出一擊──就在同時,一道劍光帶著深深的寒氣,"噹"地一聲半空中格開那寒冰,卻是另一個黑衣人仗劍而至。由身裁看來,是一個女子的體形。
 

寒夜先生沈聲道:"找死。"左手一揚,那一手碎冰立時如一場驟雨般罩住這個黑衣女子。那女子絲毫不敢大意,長劍舞動,激起陣陣寒風,截下四面八方的寒芒。兩道氣勁相碰,頓時一聲悶響地炸出一團寒霧,四週千百片林葉隨之落下,兩人的絕招委實驚人。

等到塵埃落定後,黑衣女子已經帶著小女孩離去,地上只餘下半截斷劍,以及幾滴鮮血。寒夜先生嘿嘿笑了一下:"好個陰風劍!麻衣世家果然懂得挑時機。看起來他們也注意到,血路之餘的靈氣已經快從封印中脫離出來。哼哼,這股無匹的殺力註定是要歸我所有,誰也別想跟我爭!"

正準備舉步離開這樹林之際,
半空那道剛昇起的冷月才注意到,原來寒夜先生臉上的面具左邊裂了一大塊,顯約可見裡頭有一塊黑色的瘀痕似的記號!寒夜先生又是嘿嘿冷笑兩聲:"陰風劍訣,不愧也是血路之靈所創的武功,堪與我的泣月指媲美。了不起啊了不起!"一個蹤身上躍,瞬間消失在樹林裡頭,只留下陰風劍訣與泣月指炸出的寒氣,硬將月光的冷度倍數加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