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捕夢(上)

第一部    「捕」

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在城陵磯的衙役室裡迴蕩著,水火棍在兵荒馬亂中時不時地互相敲擊著,間夾著幾下快刀入鞘的聲響,平時盛氣凌人的縣衙捕快們現在像湯潑老鼠般地整裝待命,亂哄哄地忙成一團。  

"動作快一點,不然等一下就有得好受了。"城陵磯的捕頭林彪催促著  
 

"哎呀,有什麼好急的,這兩湖總捕既然是個大人物,總會慢慢來,略略遲到些,才端得起上級的架子。"捕快趙天發不以為然地說著。
 

林彪道:"你懂什麼。這兩湖總捕是個風林火山的性格,行動起來雷霆萬鈞,鐵腕手段直是震爍古今,不然怎麼能在短短六七年內連破許多大案,成為史上最年輕的總捕。"  
 

年紀最輕的捕快馬麟道:"要有機會能跟著這個總捕,說不定我也能成為六扇門第二個傳奇人物!"  
 

林彪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要是我才不想跟著他。自他當上總捕後,多少省城的捕快紛紛求去、多少個捕快私底下籌劃另調他處當差,那都是因為受不了他的作風。我只是兩年前到省城受訓一個月,雖然收獲頗豐,但是幾乎被逼到瀕臨抓狂!"  
 

另一捕快魯政接下話頭:"原來如此,怪道他從來一人行動,包括決戰挑了長沙劇盜、破了猛虎洲水賊、擊敗湘西土家三煞、還從洞庭連環寨的手上保住銄銀。說起來我們的年紀都是活在狗身上,人家只一人就能幹這許多大事。"  
 

林彪歎道:"唉!江山代有才人出。人家不僅能拼敢闖,聽說那一手功夫在武林中也是排得上名次,不知道多少高手都栽在他的刀下。"  
 

趙天發悄聲問道:"外頭盛傳他的刀法剛猛絕倫,直逼少林寺七十二絕技之一的"燃木刀法"!"  
 

馬麟道:"不知道他是否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但是也沒聽說他有任何師承。" 
 

魯政也說道:"另一點很讓人玩味的是,他每次都是一人出任務,在一陣失蹤後,大案就根著破了,首腦人物無一不伏誅,不知道是否暗中有少林僧的幫手?"  
 

林彪笑著道:"那是人家本事,我們不用羨慕啦!還是快點整裝,老老實實幹活才正經!"  
 

話聲還沒說完,門口處就傳來一個厚實高亢的聲音:"林捕頭說的有理,幾位有時間嗑牙,還不如快點待命出發,可知道你們已經浪費我多少時間了嗎?" 
 

眾人一回頭,只見一個年輕人像標槍般堵在門口,背後的光芒把他的身形涂上一層細微的金光,讓他身上那股濤天的氣勢更加洶湧澎湃,忽然間每個人都有點喘不過氣來,彷彿是風暴將至的前一刻,氣壓低的讓人胸鬱氣悶。他就是兩湖六扇門的傳奇人物,總捕張鐵。  
 

林彪急道:"回張總捕的話,本縣衙役已全副武裝完畢,就等您的指示!" 
 

張鐵冷笑道:"已經整裝待命?瞧瞧你手下的德行,棍棒倒地的倒地,刀口锈蝕的锈蝕,還有幾個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哼哼,你們有什麼臉目自稱是保家衛民的捕快呢?" 
 

林彪陪笑道:"我們在酉時二刻接到傳書說要出任務,現在亥時未到,應該還算動作迅速吧?!"  
 

張鐵一張蒼白的臉孔簡直都氣得微紅:"虧你還在縣城接受過我的訓練,這些分明是你們平時疏於練習,還好強辯說時間不夠!我要的是亥時出發,而不是亥時才準備完畢,你們聽明白了嗎?" 
 

林彪只能唯唯稱是。這時張鐵身後走來一位老捕快,此人名為吳良材,乃是看著張鐵從入門到發達的人。看著怒氣不息的張鐵,吳良材淡淡地拍著他的肩說道:"總捕爺,任務要緊。這些小事回頭再說吧!" 
 

張鐵恨恨地回身:"哼,等回頭看我怎麼收拾你們。現在馬上到大廳去集合。"  
 

城陵磯外往西南卅餘里,是一個小小的村落,名為王家塘,裡頭的村民如往常一樣,早已熄燈入睡已久,整個村落只有稀疏幾盞燈在夜風中明滅著。這時林彪率著城陵磯六位捕快已經按張鐵的布置站定,封住這村落唯一的出入口,每個人都打點著十二分精神,不僅是因為他們已經見識過張鐵的做事風格,同時也是為了他們這回的目的。  
 

張鐵從去年接手寒夜先生的案子。寒夜先生行跡難測,武功高絕,兩湖地區諸多武林人物已經遇害,只可惜除了面具與葫蘆,大部份的倖存者無法提供更進一步的資料。幾個當地有名的世家豪門已經開始向省城方面施壓,希望儘快解決,因此張鐵自然成為第一人選。根據他的研究,受害者是中了一種極陰極寒的暗勁而亡,中招處不見血卻有一塊黑紅色的瘀傷,目前武林中只有一種功夫能形成這種傷口,那就是麻衣世家的"陰風劍訣"。  
 

麻衣世家乃是武林中相當神祕的一族,無人得知其隱居之處,只知道該族專擅劍法,幾乎人人是高手。相傳該族曾傳承著一股神祕的力量,喚做"血路之餘",這股力量足以毁天滅地,只是後來不知怎的卻失傳了,這個世家也從此絕少現身江湖。這幾年來又開始聽到有關麻衣世家的傳聞,顯然是有所為而出,根據張鐵的研判,也許是與"血路之餘"有關。上個月,根據污衣幫的傳訊,聽說有疑似麻衣世家的傳人每隔三個月就來到王家塘,為了解開寒夜先生之謎,於是張鐵立時動員附近捕快,準備一舉將這嫌疑者成擒。  
 

其他捕快人人提心吊膽,這回要圍捕的可能是個武林高手,他們可不像張鐵有一手刀法絕技,畢章捕快只是一份餬口的工作,若為此犠牲了,那顯然就大大的不妙。吳良材陪在張鐵身邊,看著張鐵堅毅的側臉,心裡有著無限的感慨,想當年他剛入六扇門時,品性溫良謙恭,後來練了這門子鬼刀法後,慢慢立功斬露頭角,但是脾氣也漸變差了。忽然間聽到張鐵說:"給我那一葯丸!" 
 

吳良材馬立從懷裡掏出一個小葯瓶,遞過一顆葯丸說道:"捕爺,不會現在要發作了吧?"  
 

張鐵低頭接過葯丸,不動聲色地道:"沒事,只是等會兒可能有場惡戰,我想先預備一下,這才能全心出手!"基本上張鐵並非師承名門高手,在他十三歲時,有回上山放牛,意外瞧見五個武僧追逐一個中年瘦子,那瘦子身裏著一條破爛披氅,手長腳長如一隻灰鶴,迅如流星地在樹林奔竄;後頭追喊的和尚雖然也是腳步迅捷,不過總是追不上瘦子。不過,那群和尚人人手持明晃晃的戒刀,顯然殺得瘦子只能落荒而逃。  
 

後來瘦子在樹林裡幾個閃身,利用林蔭的阻隔,將一袋東西擱在一棵樺楊樹枝上,然後縱身往西奔而去,那群和尚絲毫沒注意到此番手腳,也是前腳後腳狂追下去。小張鐵一時好奇,爬上樹拿下那個布袋,發現裡頭是兩本薄薄的書籍,一本寫著"燃木刀法",另一本則是"趕雨步法"!他絲毫不曉得這趕雨步法乃是千里獨行盜海東青的保命工夫,更不知道燃木刀法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看著那群人的身手,小張鐵豔羨不已,就此著手練習起來。 
 

那個海東青後來被少林僧擊斃,但是燃木刀法已經不在他身上,少林寺恥於絕技被盜,此事一直祕而不宣,向來只是私下查探。張鐵長年浸淫在這刀法上,愈練愈是精微,進入六扇門後,憑著這手刀法居然立下不少豐功偉業。不過,他自己也知道,一開始練功時,因缺乏指點,三焦經因此受傷,每隔一陣子常會有暈眩、氣竭、神迷、力衰等癓症。隨著他功力愈高,這些癓兆更明顯,特別是在行功後,定得要有人照顧。這也就是這回張鐵要吳良材隨行的緣故。 
 

眼見眉月漸移向中天,王家塘東邊的一戶人家忽然間閃出一道人影,如風如電地往村口奔來。圍捕的眾捕快心頭一緊:"正主兒到了!"一群人打醒了十二萬分精神,專注望著張鐵這一方向,準備等著他的訊號開始行動。  
 

只聽得張鐵一聲猛叱:"動手!"他那直挺的身影已在眾捕快撒出的鐵鍊中飛出,一刀星馳般直砍向迎面而來的那道黑色人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