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無情之絕(中)

以這山洞為中心,半徑方圓十丈內,一片枯草正死寂沈沈地隱藏在這片茂密的綠林中,肅殺荒廢的連一點生機都不可得,正與洞裡的殊死搏鬥成為鮮明的反比。這山洞的盡頭,神祕的少年高手為取得洞裡所藏的藍光寶物,正捨生忘死地與守護魔物"短狐"拼鬥,情勢緊繃戰意高張,已經進入白熾化的階段,一人一獸都一股勁地想殲滅對方,誰也聽不到從洞口方位傳來細細的踅聲。

其實,就算此刻他們都聽到了,只怕也無能為力。雙方的劍拔弩張態勢只容彼此專注在對手的一舉一動,略一分神只怕氣機就洩,立時召來直接的敗亡!

 

眼見五六道凌厲的氣箭直把自己罩住,顧不得左小臂先前被洞穿的傷口已經迅速地潰爛,少年瞬眼間已從懷裡拿出一柄長二尺八寸的紅色小劍,連鞘隨手舞成一團紅光,正是他所學"鮫人淚"劍法的救命絕招之一"夜夜減清輝"!

 

這紅色劍光看似柔弱,但卻纏綿盤旋,直把來襲的的氣箭全攪得方向大亂,順勢一帶,身邊的硬土地上立時穿了五個孔洞!少年雖然逃過一劫,但半空的短狐四翅一振,再度俯衝過來,帶起的狂亂氣流幾乎把少年已經吐到嘴邊的瘀血再逼回去!

 

相當於是反射動作,少年在地上一打滾,先避開短狐盪起的鋒頭,手上掏出最後兩顆雷震子,明知在短距離間使用這火器相當的不智,但是形格勢禁,功力來不及凝聚時,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半空"轟"地赫然一聲響,一人一獸各被震出五丈!少年受傷在前,被這爆炸一轟,喉頭那裡還忍得住,一股鮮直直就噴在身前,連手上的紅劍也徹頭徹底地淋了一番。還來不得轉過任何念頭,那紅劍忽然全身狂抖,迸出一聲長鳴後,居然自行出鞘!

 

這柄紅色小劍不是別的,正是魔道邪兵──桃夭!

 

看著眼前這柄短劍,劍身不足三尺,但是沾血後居然長出近一尺的血色劍芒,還狂傲地震動長鳴,直要脫離少年的控制。少年心下大為驚異,他雖然知道這把桃夭是柄魔劍,但是卻沒料這劍如此妖異,不僅嗜血成芒,復兼有自己的意識一般,不斷地震動發聲,幾乎無法駕御得住!

 

桃夭的由來一直是個謎,有關它的傳說,多半是"赤芒生夭,血闢桃花"的血腥場面。聽說桃夭必要染血才出鞘,它劍身散發一股妖異的魔氣,能藉鮮血化成無堅不摧的劍芒,更隨染血多寡而長劍芒;而且桃夭本身的魔氣能引發持有人的暴戻,特別在殺意愈熾之際,人跟著也失去理性而殺紅了眼!所以有它的決鬥事件中,沒有不是以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的結局收場的!

 

要不一開始有這把魔劍做為條件,少年也不想來出這趟任務。卻原來,這少年是近兩年來聲頭最響的神祕殺手,雖然做的案子只有五六件,但是指定目標都是大有來頭的人物,在殺手界中都是列為難度甚高的案子。沒想到這小子卻都能做好萬全的準備,在詭譎的計劃不僅一擊得手,更能順利揚長而去。在短短時間內,已經揚揚沸沸造成不小的轟動!

 

不過,轟動歸轟動,他平時還是一個年輕有為的小生意人,除了做生意之外,就是待在家裡陪那位雙腿行動不便的妹子!殺手事業是見不得光的,也不能留下任何特徵,所以儘管鋒頭正盛,他一向小心行藏,寧可錯殺,也不能殺錯。直到一個月前,他突然接到一封令人血脈賁張的委託書,狙殺的對象竟是時下傳聞最盛,聲勢無俩的"天殺"宋別離!

 

"天殺過處,魂歸離恨天。"這傳說中的殺手簡直是殺手中的殺手,出道到現在,從未有人見過他一面,更可怕的是,他從未有過失手的記錄。說起來,簡直就是地獄來的勾魂使者,他盯上的目標,絕對沒有明天。這少年從來沒想過要去幹掉同行的第一把好手。

 

 不過這個委託人也知道宋別離不是一般人物。因此先付了一半的前金,要少年來這個山洞取這件藍光寶物"無情之絕"!聽說無情之絕是隱性族群流傳下來的四大印記之一,其中蘊藏著天地間的無匹殺力,印証著"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說法!只有最無情冷酷的人可以破解其中符文的奧義,繼承這股絕殺的力量。

 

如果少年能取得無情之絕,以他過往的經驗,自然可以勝任狙殺宋別離的任務。也不知道為何這個委託人對這天字頭號殺手此深惡痛絕,一定要致他於死命。不過仔細分析起來,這個也不無道理,宋別離收金買命,一定會引來別人的懼慎恐戒,而釜底抽薪的方法自然是幹掉這傢伙,以保眾人長安。只是為了殺個宋別離,這個委託人又不惜重金加碼出借桃夭劍給少年,顯然要宋別離毫無翻身的餘地。

 

看起來委託人不僅把面子做得十足十,連事情也安排的絲絲入扣!少年畢竟還年輕,對於挑戰這個天字號殺手也有點躍躍欲試,一旦得手後,豈不是名利雙收。仔細考慮後,也就接手下來──只是他沒想到,雖然已經聽過桃夭的威名,但是實際持用時,還是如此驚心動魄。

 

當下硬把真氣灌入劍身中,那紅色劍芒倏地一亮,少年的鮫人淚劍法立時如一陣金風細雨般,淒厲地漫空射向短狐。那短狐似乎感應到劍上的殺氣,半空一折,避開點點紅芒,另吐出氣箭襲擊。當下光影交錯,兵兵砰砰打的好不精采。

 

少年左手受傷在先,久戰之下甚是不利。短狐似乎看出這點,不停在半空游鬥,偷冷子放氣箭,教少年左支右絀,無法展開手腳。可惜那雷震子太貴,此次只買了五枚,要不然這時配合桃夭劍的攻勢,只怕短狐的小日子就沒這麼消遣了。再鬥得一柱香的時間,少年只覺得胸口不順,血氣翻湧,同時左手居然發出一股腐臭的味道,心知事態不太妙!當下一咬牙一跺腳,一招"情海生波"逼開短狐後,桃夭一迴,逕往自己左下臂砍去!

 

嗒的一聲,少年的左手已經一截掉在地上。桃夭忽然間沾染到大量的黑血,一聲厲鳴後居然劍芒暴漲,一股血虹直捲向半空中的短狐。那短狐左右閃躲,連連發出氣箭,以圖切斷桃夭劍芒的追擊,可是噬血後的桃夭劍芒恍如幽冥血海來的魔鬼一般,竟然是窮追猛打,直有不死不休的態勢。

 

眼前一片風頭火勢,短狐忽然換個角度,直向少年衝過來,同時口中打出三道氣箭,打算一舉擒下首腦敵人!這時少年如果用桃夭擋格氣箭,就會被短狐埋身擊中;但是若是先閃避短狐的飛擊,這三箭卻是難逃。正在兩難之間,半空中有三枚丸子似的物體迎向無形氣箭,波波聲響過,在空中洒下點點紅色汁液,更帶有濃濃的一股特殊的草腥味。

 

這股草腥味如此熟悉,但是少年此時那有閒暇去回想在那裡聞過。眼見短狐似乎極其厭惡這突如其來的汁液氣味,猛衝而至的身子忽然一頓;就在這個空隙之間,他右手猛地一勾一送,鮫人淚的殺招"春逝東流水"桃夭劍芒已狠狠地没入短狐體內。

 

那魔獸才嚎了一聲,忽然間聲音就此中斷。而本來甲蟲似的油亮身子突然乾癟下去,卻是一身血肉已經被桃夭所吸乾。跟著,桃夭劍猛然一掙,居然跳脫少年的掌握,順勢回砍,正朝少年身上而來!少年斷手失血之餘又鏖戰多時,功力幾已耗盡,雖然殺機就在眼前,無奈右手卻酸軟難當,完全提不起來。

 

就感覺到桃夭劍芒已經冰涼地逼入自己睫毛之際,一陣尖銳寒涼的白光從臉龐乍然亮起,硬生生把桃夭劍擊開。少年最後只感到雙劍交擊時幾點星火濺到臉上,隨即被這兩道硬拼的氣勁所震昏,不省人事。

 

不知道過了多久,少年被額頭冰涼的感覺驚醒。猛然手一抬,卻聽得一聲少女的驚呼,竟然是他那位不良於行的妹子,而他人已經回到家中。他心中疑惑不已,但是左下臂空盪盪的痛感卻讓他忍不住又半躺回床上。他小妹子急忙推動輪椅過來,愛憐橫溢地說:"大哥,快點躺好!不用擔心,您已經回到家中!"

 

少年忍不住問到:"回家?我怎麼回來的?幾時發生的事?"


少女坐在輪椅上,滿臉關心地道:"就三天前我來整理您的房間,卻發現您躺在自己的床上,還渾身浴血昏迷過去,偏偏手上還抓著一個破舊的卷軸不放,真是嚇死我了。還好老天保佑,熬到這第三天,您總算醒來!"

"捲軸?在那裡?"少年側頭看去,那個破舊的捲軸就在在桌上,藍藍的微光硬是把那點昏暗的蠋火逼到一角去!!!正是藏有"無情之絕"的寶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