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無情之絕(下)

"大哥,到底發生什麼事?怎麼會弄成這付模樣回來?"

"我,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在去談生意的路上,遇到一幫子土匪剪徑,我不肯給錢,所以就..

"別再騙我了,大哥。自從我六歲那次意外發生後,忽然間您就消聲慝跡七年,好不容易在三年前您才突然回來。打您回來後,一切就神神祕祕的。現在您是我唯一的親人,我不想再經歷一次失去親人的痛苦,特別是因為自己的緣故!"

"小妹,你別多心!都跟你說過幾百遍了,以前的事跟你全然無關!大哥當年是半夜被人販子抓走賣到遠方,後來好不容得到一個善心生意人的幫助,才得以脫身!這次只能說是運氣不好,半路遇到歹人打劫。"

"唉,大哥,您這三年來每次都說出去談生意,可您多半沒注意到,每次回到家,您身上都有一股血腥味!我真的不希望您再去冒生命危險。這幾年來,我都好自責,要不是我的緣故,您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

"不要說了,小妹。這一切都是我不好!要是大哥有能力保護你,當年也不致於讓你落水而染上嚴重的風寒,還害你現在雙腿不良於行!"

"您再這麼講,要叫我何以自處呢?那時還是我吵著要去瀑布邊玩,結果害您回來被爹娘狠狠責罰,接著又離奇失蹤。我在想,要是我當年就死掉,也許現在在您的手就不會斷了!"

"不許胡說。你是我最疼愛的小妹,大哥只恨不得護得你一生周全!過去的已經來不及補救了,未來大哥要你過著最幸福安全的日子!"

"我只要大哥一切平安,那就別無所求啦!"

"嗯,講到這個,這回大哥得到這宗寶物,雖然斷了左腕,但是未來絕對是舉世無匹"


"這個舊捲軸是到底是什麼寶物?竟然讓您寧可殘肢還說值得!"

"你把它拿過來!這是江湖上的一大祕密──聽說是隱性族群傳下來的四大印記之一,叫無情之絕"。只要參透了它,立時就能擁有毁天滅地的無上力量。"

少年攤開捲軸,突然一陣藍光閃動,只見得捲軸正中盤著一尾單頭雙身的怪蛇"肥遺"圖像,偏偏還長著四翼六足,環繞著這怪蛇的則一圈閃光的怪異符文,無一字識得。就在訝異間,怪蛇肥遺猛地自藍光中騰身而起,彷彿一縷藍色幽魂般地鑽進少年的七竅中。頓時少年怪叫一聲,整個人"趴"地一聲就直接摔到臥塌外。   

 

小妹子苦於雙腿無力,滿心想把大哥扶起來,卻是有心無力。眼見著少年全身皮膚在藍光中漸漸皺起來,彷彿長了鱗片似的;瞳仁也開始瞇了起來,做出獸眼狀;喉頭間不停地咕咕作響,卻不停有白沫從嘴角溢出!桌上的燭火活像遭受驚嚇,不停地搖晃閃動,在陰暗的地面上照出像肥遺一樣的藍光投影,中間緊纏著一個不住掙扎的少年身形。

少年正用全力抵禦身體異變的痛苦,心裡忽然鑽進一絲絲細語"六親不認,始證無情!"一股殺氣逐漸在體內暴動起來;像擂鼓一樣,心臟碰碰碰地狂跳,大量血液直接湧上大腦;神智已經在內外的壓力交逼下,逐漸莫明混沌,心中一片模糊,就只剩下一股邪惡的念頭:殺掉體內這討厭的聲音、殺掉體外這難當的痛苦、殺掉週邊的一切、殺、殺、殺

在下一瞬間,藍光從少年眼中迸出,左手斷腕處鮮血狂滲而出。少年全不理會,藉血虛引,桃夭噹然出鞘,一抺緋紅的劍芒像一條繫住少女髮絲的緞帶,半空被輕薄的風吹到坐在輪椅上的少女身邊,多情溫柔地環繞一圈,然後停在心口上!

桃夭過處,少女背後的牆上,突然濺出一排血花,還微帶熱氣,如春風下的桃花正儘情燦爛綻放著!少年心下大慟,本來張大的嘴,終於發出一聲悽厲的叫聲"不~",卻依然止不住鮮血從小妹子的胸口湧現。咫只距離,少年勉力爬將過去,想儘人事救活自己妹子,豈料天不從人願,一個小小的房間就是天涯!

這時,窗戶陡然被震開,一個黑衣人鬼魅一般地掠進來,同時手上一道精光劃過少年的右背。在少年悶哼聲中,無情之絕的捲軸已在來人手上!同時,被桃夭吸乾精血的小妹子也闔然從輪椅上跌落,把少年看得直欲泣血,心中的悔恨跟逐漸褪去的藍光呈現截然的反比!

"終於,無情之絕還是落在我手上了!哈哈哈~"看著手上靜無任何反應的捲軸,來人忍不住要說出心中的狂喜。

"妹子,你不要死,大哥要照顧你一輩子呢妹子,你怎麼能..."少年嗚咽地自語著!

"多虧你的妹子,這捲軸上最後的保護禁制終於被破解!"來人十分感歎地說。

"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後操縱?你到底是誰?"少年從妹子身上抬起來盯著這個黑衣人,狠厲的目光恨不得把這人剁成稀巴爛!

"我嗎?我叫做宋別離!!!"

"什麼?你就要我要狙殺的對象──宋別離!怎麼能夠?"

"老實告訴你吧!就是我找你接下這宗任務的;為了取信於你,我還特意把桃夭借給你,甚至還事先摘取了"黃雚"草,好讓你對付短狐。沒想到你一劍殺了那樵子,居然逕自入洞,我只好尾隨你又助你一把!"黑衣人邊說邊把臉上黑巾扯下,果然露出樵子那張敦厚樸實的臉,在搖曳的燭火下忽然有著說不出的可怕。

"原來,那三顆果子就是你所發!而桃夭反噬時也是你出手阻止囉?而後你還救我回來到這兒?"

"沒錯。理由很簡單,因為要破解無情之絕最後的禁制,必需要有人達到六親不認的境界,所以我才會一直出手相助!"

"所以,你早就知道這個山洞有無情之絕、也早就知道短狐最討厭黃雚的味道、也知道要解開情無情之絕的祕密。看起來你什麼都知道,但我不了解的是,你為什麼還要我來做這件事?"

宋別離悠閒地笑著:"你以為我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這十年來,我先後派了廿餘批的手下,破解山洞內的機關禁制,查出黃雚果可辟邪毒,又解決掉另七隻短狐。只是最後這一關,一定得由一個至情至性的人方能成功。所以我就以自己為餌,利用你想成名的心理,來奪取無情之絕!果然你對你妹子的愛護之心遠超一般人,因此可以破除最後的保護禁制!"

少年聽完,咬牙切齒地道:"你居然敢這樣玩弄人命,還利用我跟妹子的親情,你真是無情到沒有人性!"

宋別離有點驚訝地道:"這話從一個名聲正隆的殺手嘴中講出來,還真是讓人耳目一新啊!"

少年猛吸了一口氣,左手帶血洒出,又重新執起紅光豔豔的桃夭,劍尖朝著宋別離說:"別說你欠我妹子一條命,就在商言商,你也欠我一條命!"

"看看你都傷成這樣了,還要逞強!別說此時,就算你全身無恙也難有勝算!"

少年不再多話,強運真氣,"鮫人淚"的殺招"恨難平東海"出手,桃夭夭矯破空,像是精衛的化身似的,從四面八方圍向宋別離!這一劍是少年全身勁力所聚,劍招才發立時就化為重重劍網,打算一舉絞殺這個可恨的人。沒想到宋別離好整以暇,手上長劍舞出一式"夜夜減清輝",精芒盤旋交錯,以柔勁卸開桃夭劍芒,他週邊立時出現卅餘個小孔!  

 

 絕招被輕易被破還無法教少年吃驚,令他震懾的是宋別離居然也會"鮫人淚"劍法。他腦海中快速地閃過一個畫面,十年前,他妹子不慎落水重病,此後再也無法走路,他父母一怒之下,重重地責罰他,在家後的竹籬笆跪了一天,直到入夜也沒晚飯吃。當時七歲的他並沒有埋怨,心裡只一個勁兒地怪責自己沒把妹子照顧好。不知幾時他眼前出現一個幪面中年人,問他要不要學武功,以後便能好好保護妹子!他心下那有多想,只問"我只要學第一等的武功,不然就算了!"那中年人說道:"不只是第一等的武功,還是天下獨一無二的劍法",當天夜裡,他就跟著那個中年人走了,一去七年,後來學成獨門的"鮫人淚"劍法!

少年不敢置信地說:"鮫人淚劍法是獨門功夫,你為何也會?難道

"十年前有個身配紫玉的人,委託我去調查無情之絕的祕密。而當我路過你們那個村落時,目睹了你兄妹那場意外,而你為救妹妹的表現,著實讓我心中一動。於是我後來說動你跟我學武功,在各種葯丹的激發下,七年後武功略有小成。果然下山才二三年,就闖下不小的萬兒,也不愧我的一番苦心栽培!"

"放屁,你少來假好心!當年你要我去學武功那還能安什麼好心,早就想到利用我們兄妹來解開無情之絕的最後封印!還假惺惺的說這麼多。"

黑衣人伸手把臉上的人皮面具撕下,露出一張精瘦陰鷙的面容:"好吧,事情都到這個地步,為師就讓你做個明白鬼!這一切來龍去脈相信你都已經瞭解,接下來就讓為師送你一程吧!"

宋別離話聲甫落,手上長劍立時刺出,正是鮫人淚必殺之招"春逝東流水"。這招當時少年在山洞裡也有使過,威力鉅大,雖在負傷之下,少年還是重創了短狐。不過比起宋別離這一招,無論是在速度、角度、火候還是威力上,都遜色許多,不愧是天字號第一殺手。

少年知道以目前的狀況,絕對接不下這一劍。於是心裡一發橫,身形突發箭一般地衝向那劍光,在電光火石之間,舉左臂格開來劍,同時右手一揚,桃夭劍上也刺出!

嗒地一聲,只見少年的左胳臂整個掉在地上。但是他右手的桃夭卻也有一半没入宋別離的體內。少年邊咳血邊咯咯地笑道:"我的左臂剩下一半也是廢了,不如犠牲它來換取殺你的機會!要對敵人無情,得先對自己無情;你滿腦子只想靠無情之絕來保護你,看起來你還不夠格使用無情之絕!"

說完,反手拔出桃夭劍,只見宋別離的全身立時枯癟下去!少年站在這具乾屍前,臉上兩行血淚,不知道是可恨的仇人留下來的,抑或是自己體內流出的,唯一能確定的是,無情已經抽空這個少年的靈魂,就算還有明天,這個傷心人也走不下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