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匪類的外掛行李
關於部落格
鵲陵 / 匪寨 / 混學府
  • 160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國境之南(下)

二、食色之州

儒家大師說過了,人生中"食色"是本性;所以根據阿匪這趟去路易斯安那州的經驗,這個州就標榜食與色為主。

說實話,其實阿匪對路易斯安那州第一眼的印象是沼澤密佈。先前從德州一路殺過來時,還是農場連莊,綠地連接著到天邊。沒想到才一過州界,第一個休息站就倚著一個小水澤而設,湖邊還有一個警告牌:"小心鱷魚!"所以可想而知,接踵而至的是一洼洼湖邊海岸!

本來阿匪的友人打算在休士頓附近的GALVENSTON海邊去游泳,沒想到往NASA中心的路上因道路施工而大塞車,到了太空中心後又遇到幾個旅遊團,包括從台灣來的,以及當地國小學童,讓館內的參觀行程大大地延宕,搞到後來也沒機會去海邊游泳。後來在路易斯安那境內連續看到幾個漂亮的海邊時,阿匪的同行夥伴已經失去下水的興緻了!不過,套句休士頓那家旅店老板的說法,這時節到海邊也沒什麼好玩的,不就是泡泡水晒晒太陽,不如到另外一個地區,叫KEMAH的去走走,有得吃又有得玩,適合親子同遊也可獨自散心。既然阿匪等人從善如流,那麼對於錯過海邊游泳這件事,也就沒那麼介懷了。

前一陣子的KATRINA颶風曾造成紐奧良幾乎全毁,聽說五年十年內是難以回復。這回親身走上一遭,證明米國的確有資格成為世界一流強國,在短短四五年間,立時把路易斯安那州恢復的七七八八。雖然剛入州界的某一段路面極其顛簸,幾乎連著廿幾分鐘內,車子走得像打抖子似的,抖抖抖抖抖抖….抖個不停,將已經耀眼生花的午後豔陽搖得更加像舞廳裡的七彩旋轉燈!但是總體說來,總是瑕不掩瑜。一旦過了這段極壞路面,阿匪跟友人也就沒什麼好抱怨了。

到得紐奧良時已經是華燈初上時分。匆匆地收拾一番,甩脫那個好奇的飯店服務員對寶藍色火柴盒小汽車的絮絮詢問,兩個人踏著星光走進燈紅酒綠的紐奧良。真的如字面意義所示,紐奧良法國區的夜晚真是燈紅酒綠,一棟棟異國風情的建築物連在一起,滿街的行人穿梭流連,時不時還抬頭與二樓陽台的女招待們寒喧;一杯杯五顏六色的飲料有催化人心的效果,更在燈光下點綴這個城市的夜晚;在夜風裡有陣陣香味從街道一頭傳過另一頭,卻原來有人在餐館裡翻動著精美的食譜;就算一時駐足在街旁也不會寂寞,反正隨手可得的音樂已經熱情地敲打起節奏。你還能怎麼說呢?久違了,夜生活。

       

根據可靠的消息,來紐奧良是不能錯過爵士樂的。朋友的朋友遠端遙控,說PRESEVATION HALL是個有口皆碑的好地方;不過,由於名頭太響,去得時間不對卻是沒位子的。阿匪覺得爵士樂這種與生活結合在一起的大眾音樂是很隨性的,如果還要跟到音樂廳一樣地衣冠楚楚,那就失去了其中真味。所以雖然剛進去的前一個多小時沒坐頭,阿匪就在外頭先聽著音樂,閒來還抓貓咪當模特兒,想表達一下JAZZ CATS的感覺,只拍得張張照片流光四射般的模糊。皇天不負苦心人,個把小時後,阿匪跟友人就坐在長板櫈上,準備欣賞由喇叭、伸縮管、鈴鼓、大鼓、還有人聲等樂器組成的大合奏。

像阿匪這種肚子沒墨水卻又愛做作來附庸風雅的人,這回倒也聽懂幾首歌。第一首歌是獻給遠從明尼蘇達來為該表演廳改建的女設計師,歌名是"You Are My Sunshine",可是不知怎地,唱到後來卻出現Michael JacksonBilly Jean,很有種同宗抬轎的成份。跟著樂音一轉,換成DISCO時代的另一首歌"OH, Mama",在低沈略帶沙啞的歌聲中,全場的氣氛卻不斷地帶動上來,彷彿那個女聲歌手要賣弄的高音,一路狂飆而上(不太清楚的人可以去查閱一下老殘遊記中劉小玉說書那段)。不過,人是鐵飯是鋼,特別在狂熱中似乎熱量消耗特別快,阿匪挨到十點多時,神智已經開始不清了,依稀只記得他們還唱了首"咿比咿比呀呀"。

等到一場爵士樂結束,外頭的餐廳也關得七七八八了。朋友大口享受著CAJUN風味的熱狗,阿匪只能望"牛"興歎;沒得選擇,就先喝點熱帶飲料HURRICANE麻痹一下大腦。這個由胡蘿蔔跟伏特加混打出來的冰砂還挺好入口的,沒幾下就讓阿匪像螃蟹一樣在街上亂竄。本來還以為可以再試看看其他白色、黃色、或紅色的飲料,顯然阿匪是太看得起自己的酒量了。好不容易挨到十二點多,酒精的作用略略褪了下去,兩個人才摸著黑回到飯店。果然,一夜好夢到天明。

第一夜雖然以醉收場,不代表阿匪就失去行為能力。基本上在回飯店前,阿匪已經掃瞄過波本街所有飯店的菜單,對大家推薦要吃的PO-BOYCRAWFISH ETTIFFEEOYSTER等,心裡已經有一個譜。隔天就找了一家什麼都有的餐廳,從頭到尾吃了個遍。不過說實在的,那個號稱只在紐奧良才吃得到的PO-BOY,阿匪好像以前在邁阿密就吃過類似的玩意兒;它本身就只是法式三明治夾一些烤牛肉、炸生蠔,或其他東西而已。小龍蝦的情況也差不多,也是別處都吃得著;但是在看過這麼多旅遊宣傳後,吃到嘴裡的畢竟還是多了一分香甜,呵呵,多半是心理作用吧。

那些以為阿匪會去夜店拈花惹草的人,哼哼,這種齷齪的念頭自然跟阿匪八竿子打不著干係。充其量,阿匪只是要遠在明尼蘇達的師弟先在網路上查詢一下,然後在諸多夜店門口晃來盪去,跟個孤魂野鬼似的。基本上要逛這裡的夜店也不需特別查詢什麼,簡直可說是公開的情色事業。眼看著招牌裡閃爍著上空女郎、下空女郎、無性別性愛派對等字眼,果然利用原始本錢是恢復經濟最快的方法。嘿嘿,本來阿匪跟友人是打算要進去的,千萬個沒想到在馬帝瓜嘉年華會(MARDI GRAS)或特殊節日裡一向是由女生掀開上衣露點的行為,在平常的日子居然換成是男人,瞬間幾個圓圓胖胖的大肚子就殺死那種慾念。

跟夜晚比起來,白天裡陽台上就多了一份空虛寂寞感。沒有男男女女在陽台上做紅袖招,紐奧良的狂野隨著陽光的上升而褪散。法國區裡充滿著一種食物發餿的味道,顯然經過一夜的歡騰,一直得到白天才有機會收拾善後。街道上的商店開始在朱門酒肉臭中展玩藝術氣息。觀光馬車走在這些藝品店、畫廊、書局、教堂中;音樂表演者隨意地在街頭坐下來,按天氣照心情演奏起來;鎂光燈在花叢雕像中驀然閃動;最有緣的是那條密西西比河,幾次旅遊下來已經讓阿匪從上游看到下游來了!

仔細回想起來,食與色還真是紐奧良兩大特色。短短的一夜半天在這裡,阿匪跟朋友眼睛飽覽自然與人文盛宴,肚子也吃得鼓鼓的!可是就算如此,還是沒放過師弟推薦的甜甜圈與加味咖啡。在過量的狀況,這甜點飲料再美味可口,也少了一種"熱飯遇上餓鬼"的全神投入!於是,就算是回德州路上有一連串的小龍蝦餐廳招牌,車人兩個人仍是懶懶得提不起勁,絲毫沒有胃口可言。

意外地,阿匪跟友人為了善盡回饋社區的責任,所以回程時特意撥冗到一個賭場去小玩一把。個把鐘頭內,兩人共捐獻了十五元美金,換取做慈善的安慰與快樂。這也算是學術交流外,另外值得一提的好事。嗯嗯,剩下來的,就讓阿匪專心好好把這個研究給胡搞下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